首页 资讯频道 互联频道 智能频道 网络 数据频道 安全频道 服务器频道 存储频道

变更名称、股东提前终止减持计划 康旗股份客户疑云从未消散

2019-12-09 19:03:31 来源 :

三天之内,上海康耐特旗计智能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300061,下称“康旗股份”)密集发布了18条公告。其中,康旗股份董事会提出拟以“旗天科技”取代原康旗股份名称。同时,两位董事张惠祥和郑育红已向康旗股份提交告知函,决定提前终止股份减持计划。而在这些公告的背后,新京报记者通过调查及现场取证发现,康旗股份旗下“秒白条”的客户疑云,从未消散。

康旗股份12月6日晚间的一份公告称,为了更好地体现公司主营业务情况和公司实际发展情况,拟将公司名称变更为“旗天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司证券简称拟变更为“旗天科技”。

关于股东减持,10月17日,康旗股份曾披露《关于董事减持股份计划的提示性公告》,董事张惠祥、郑育红计划在上述公告披露之日起十五个交易日后的三个月内(2019年11月8日至2020年2月7日,在减持期间如遇到法律法规规定的窗口期则不减持),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分别减持5.62万股和8.29万股。

在名称拟变更的前两天,即12月4日康旗股份的公告显示,公司已于12月3日收到张惠祥和郑育红出具的《关于终止股份减持计划的告知函》,因其董事辞职申请已生效,离职后半年内不得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决定提前终止其上述股份减持计划。

康旗股份认为,本次减持计划的提前终止,不会对公司治理结构及未来持续经营产生重大影响,也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另据康旗股份2018年年报,此次终止股份减持计划的两位董事——张惠祥和郑育红,在2008年3月至2019年1月的逾十年间,曾分别担任康旗股份董事会秘书(兼财务总监)、副总经理等职务。

2018年年报同时披露,康旗股份宣布剥离光学镜片生产销售业务,加速向大数据金融科技转型。而这次转型重要抓手是,康旗股份旗下主营互联网精准导流业务的霍尔果斯旗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旗发信息”)。然而,新京报记者通过调查及现场取证发现,旗发信息的几大客户疑云重重。

旗发信息4大客户中,有3家目前状况要么“决议解散”、要么“已简易注销”(公示时间均集中在2019年下半年)。3家“异动”客户中,有的其前法定代表人与旗发信息董事长重名,经天眼查关联为同一人;也有的只存在了一年零四个月、却为旗发信息营收贡献超2000万元;更有的一年之内为旗发信息支付近2亿元,却“疑似”与旗发信息在同一办公地。

旗发信息更为市场所熟悉的身份是手机贷款超市APP“秒白条”的运营方。目前,康旗股份通过其100%持股的子公司“上海旗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持有旗发信息83%股份。2018年年报显示,旗发信息全年营收4.25亿元,净利润为2.51亿元,同比增长分别达到了374.85%与348.59%。

据康旗股份在5月18日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下称“年报问询回复函”)披露,2018年度占到旗发信息全年营收98%的5大数据流量客户,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个人信贷增信服务机构”,例如,上海宇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宇才网络”)、鹏元征信有限公司。另一类是,“流量增值分发下游代理机构”,例如,盐城骏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骏宇信息”)、舟山文骁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下称“文骁电子商务”)、上海安骄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安骄网络”)。

这5家大客户均向旗发信息采购流量并支付高额费用,仅宇才网络、骏宇信息、文骁电子商务以及安骄网络这4家客户,2018年度合计为旗发信息支付2.89亿元,占旗发信息营收总额的68%。

具体而言,宇才网络支付给旗发信息的金额最高,约为1.75亿元。骏宇信息与文骁电子商务的支付金额均在千万量级,骏宇信息约为7985.32万元,而文骁电子商务则约为2549.52万元。四者中安骄网络的金额相对较低,但也接近千万关口,约为850.51万元。

然而,记者经过现场实调发现,一年内“贡献”近2亿的宇才网络,与旗发信息办公地重合。

通过工商信息、房屋租赁合同比对,以及向相关工作人员及物业人员的现场询问,记者发现,宇才网络、旗发信息以及今年1月25日因违法获取近60万借款人个人信息而被上海杨浦区市场监管局行政处罚的霍尔果斯旗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2月15日注销),三家公司“疑似”在上海市杨浦区滨江国际广场6号楼204、205室一处办公(如下图所示)。

在宇才网络位于上海市杨浦区国和路60号的工商注册地址,记者没有找到具体的写字楼或办公室。据位于国和路40号的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五角场环岛治安派出所多位警务人员介绍,“很久以前国和路60号就已经被拆掉,没有国和路60号了。原来是政府集中注册的一批公司,现在是一片工地,没有什么公司了。”

而全年支付近8000万元的骏宇信息,其前法定代表人也与旗发信息董事长重名。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与天眼查共同显示,2018年3月8日,骏宇信息在成立两个多月后,进行了法定代表人的工商变更,而又过去四个多月后,即2018年7月31日,骏宇信息又完成了投资人变更。在这几次变更之前,骏宇信息的实控人与法定代表人均为沈钢。

天眼查关联显示,出现在骏宇信息变更信息中的沈钢与旗发信息的董事长,为同一人。对此,记者向康旗股份求证,截至发稿康旗股份未向记者回应,因此,新京报记者暂未明确获悉两处出现的沈钢是否为同一人。

同样据天眼查显示,2019年7月16日,骏宇信息被盐城市盐都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显示为“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在依法履职过程中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取得联系”。

目前,安骄网络是旗发信息除鹏元征信有限公司5家大客户中,唯一一家在营的公司。但是,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与天眼查共同显示,在安骄网络成立4年多,其中2015-2017三年状态为“歇业”或“停业”,仅2018年的企业经营状态显示为“开业”。

而康旗股份在5月18日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中曾表示:“在整个商业模式链条中,旗发信息与任何第三方合作机构即旗发信息客户、借贷机构是相互独立的主体。经查询,旗发信息的前5大客户(2018年收入占旗发信息营收的98%)股东、实控人与旗发信息股东、公司前十大股东没有重叠,不存在关联关系。”

在深交所9月3日一则通告批评的决定中,记者注意到,康旗股份曾因财务数据披露存在重大差异,遭深交所通报处分。康旗股份2018年年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93亿元,同比下降365.75%。这与此前公司披露的《2018年度业绩预告》、《2018年度业绩快报》净利润均保持在3亿元以上的预计,存在重大差异。

深交所为此做出的处分决定包括:对康旗股份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对康旗股份董事长费铮翔、副董事长兼时任总经理刘涛、财务总监涂传希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同时,深交所表示,对康旗股份公司及相关当事人的违规行为及处分,深交所将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12月3日,记者就旗发信息与其客户的关联关系等问题,采访其母公司康旗股份董秘等相关人士,至截稿未获回复。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