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是一种艰难” 学习通服务器惨遭每周“崩一崩”

时间:2020-03-03 08:49:28 来源: 雷锋网


每周都要崩一崩,每周一上午永远登不上。

进入到 2020 年 3 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一,众多被网课支配的大中小学生们,也在微博上发出一片哀嚎——原来,在这些大中小学生一起上网课之后,他们所使用的学习通 App 顶不住流量压力崩了,学生们根本无法进行登录、签到、学习等操作。

问题的关键是:这不是学习通第一次崩了。

“学习是一种艰难”

在众多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活跃的网络教学产品中,学习通是行动比较早的那一个。

早在 1 月下旬,在教育部 “停课不停学” 的统一部署之下,为了不耽误学生们的学习进度,湖北武汉市依托超星慕课平台(也就是学习通背后的平台)组织中小学师生参与假期课程联盟活动——到了 1 月 31 日,一共有 226 所学校、近 10 万名学生、1500 名教师报名参与。

进入 2 月,超星宣布,为了保障全国各高校、高职、中职及中小学疫情期间教师教学,学习通快速部署,借助海量教学资源,并依托“一平三端”先进技术,可帮助老师们迅速建网课,为学生进行教学。其中,超星还表示,免费帮助每个老师建门网课公益行动,超星愿免费为每个学校提供全套网络课程服务,其中包括 3464 门慕课及国家级省级精品在线开放课程。

雷锋网注意到,仅仅在 2 月 1 日和 2 月 2 日两天,新建的课程数就增加了超过 10 万门以上——到了 2 月 9 日,来自全国的老师,在超星平台建网课已高达 55.2 万多门。

如此迅猛的网课数量增长数度,也势必会给学习通庞大的流量压力。

果然,到了 2 月 17 日,正值高等学校网络课程开课的第一天,尽管学习通方面表示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充足预案和硬件升级,但是学习通还是在瞬间的流量暴增中出现崩溃。

对此,学习通表示,8 点左右的使用量瞬间超过 1200 万人,导致服务器压力过大,导致部分用户在登陆、图片传输等功能出现短暂异常。

直到当天下午,学习通的功能才全面恢复。

2 月 23 日,赶在周一的前一天,超星方面发布微博称,公司近期投入了超亿元,进行服务器的扩容和系统优化,目前平台具备支撑至少 3000 万用户以上的能力。

然而,到了 2 月 24 日,学习通再次出现崩溃情况,并在当天中午表达歉意称,受超大流量并发访问冲击,超星学习通为了平稳运行,被迫采取了主动的分流限流措施,并限制了部分功能。

来自官方的数据显示,当时,已经有超过 2000 万师生基于超星平台开展学习。

到了 3 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一,尽管已经在前一天表示将 “ 不负期待”,但学习通还是没有经受住大流量的考验,又双叒崩了。

对此,学习通官方在微博上回应称,由于早上 8 点左右上千万用户的同时使用,造成瞬间流量过载,导致部分功能不流畅,学习通通过“起飞”模式,使用户分批次登陆,最大限度保障用户的使用。

无论如何,学习通 App 还是辜负了期待——有网友用下图表达了对学习通的态度:

的确,在学习通里,学习不再是一种信仰,而是一种艰难。

学习通和它背后的超星集团

与钉钉、QQ 等不同,学习通并非出自于大公司之手。

学习通,全名为超星学习通,是北京世纪超星信息技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超星)旗下的一款教育 App;它在 2019 年 12 月通过教育部备案,备案号为教 APP 备 1100163 号。

从功能上来说,它是一款移动学习专业平台;用户可以在超星学习通上自助完成图书馆藏书借阅查询、电子资源搜索下载、图书馆资讯浏览,学习学校课程,进行小组讨论,查看本校通讯录,同时拥有电子图书,报纸文章以及中外文献元数据,为用户提供方便快捷的移动学习服务。

由此可见,学习通与其他网课工具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它所拥有的大量在线电子资源,而这些资源离不开这款 App 背后的公司——超星。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了解到,超星公司成立于 1993 年,长期从事图书、文献、教育资源数字化工作,总部设在北京,目前有员工 6500 余人。

此前,该公司曾在 2017 年自称是中国规模最大的数字图书馆解决方案提供商和数字图书资源提供商,其业务范围包括数字图书资源加工、供应、采集、管理以及提供数字图书的创作、发布和交流等。

而如今,超星则在官网上宣城自己是 “中国档案数字化、图书数字化、学术资源数字化的开创者,是中国精品课、视频课、公开课、MOOC、SPOC 建设的先行者,是中国高校教学管理平台、移动教学平台、智慧教务系统研发的领军者”。

简单来看,该公司也在发展中经历了重大的业务转型,当前业务主要专注于数字资源和在线教育。

来自企查查的信息显示,北京世纪超星信息技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 2000 年 1 月,注册资本为 3000 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付国明,公司经营范围为计算机技术培训、零售图书、零售电子出版物等。

其中,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为超星集团总经理阙超,持股比例为 60%,第二大股东则为超星集团董事长史超,持股比例为 40%——可见该公司是典型的私人持股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在第三届中国互联网教育大会上,超星集团荣获 2018 中国互联网教育独角兽企业奖,国际影响力奖,其中,超星集团董事长史超荣获 2018 中国互联网教育行业领袖奖。

不过,该公司目前尚未上市,其营收状况也未曾披露。

雷锋网总结

对于超星这样的小企业来说,由疫情爆发导致的在线教育需求暴增,其实为其旗下的学习通提供一个很好产品爆发和增长的机会,也是超星继续巩固其在在线教育行业中所处地位的绝佳机会。

但接连不断的“周一崩溃”,却充分反映了这家小企业在技术能力乃至于综合实力层面的不足。

面对 “学习通又崩了” 这样的问题 ,也许正如中商联商业研究专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王建红在微博上所言,超星应该认真考虑 “容量平衡点” 的问题:

看起来此类互联网企业确实需要探寻一个合理的 “容量平衡点” 了。不过有时候人太多系统不堪重负就容易崩。从近期频频出现 “崩” 来看,合适的容量绝对是关键,尤其是竞争激烈的互联网行业,经常性的 “崩” 就会影响客户的体验感,长此以往就会造成客户流失。所以,依据自身情况和市场需求寻找一个 “容量平衡点” 很关键。

最后的提问:你手里正在用的办公/学习工具,还好吗?

关键词: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广告服务 网站地图

All Rights Reserved, Copyright 2004-2020 www.ctocio.com.cn

如有意见请与我们联系 邮箱:5 53 13 8 779@qq.com

豫ICP备20005723号    IT专家网 版权所有